维密超模小KK卡莉·克劳斯生子当妈为嫁豪门她真的牺牲太多

在这则贴文下,他的好兄弟、哈佛商学院同班同学Mickey Hess在留言:“我们已经非常爱他了。”

这个Mickey Hess(下图右一)呢,需要特别介绍一下,他的爷爷Leon Hess,是石油化工巨头赫斯公司 (Hess Corporation)创始人,也曾是纽约橄榄球队喷射机队的所有者,Mickey的父亲John B. Hess是公司现任CEO。

Mickey目前经营着建筑废材公司和物流公司,也是一位慈善家。他的妻子、时装设计师Misha Nonoo这些年被八卦杂志广泛报道,因为她不但是梅根的闺蜜,也是梅根和哈里王子的红娘。

Misha Nonoo的前夫、艺术品经销商Alexander Gilkes呢,现在是网坛退役名将莎拉波娃的未婚夫。

父亲是身家好几个亿的知名房地产商开发商查尔斯·库许纳,哥哥杰瑞德·库许纳是前总统的女婿,约书亚算是标准豪门阔少。

出生在芝加哥的Kloss 父亲是急诊医生,母亲是自由职业导演,她从小在圣路易斯长大。

从小学习芭蕾带给小KK优雅体态和坚韧性格,2013年,父母为了支持她的模特事业搬到了纽约。身高185的她很快在模特圈风生水起,成为维密天使。

两人2012年就开始交往,当时KK还不到20岁,相爱六年IG上留下不多的照片,但都是清新甜美充满甜蜜气息。

两人2018年订婚后3个月低调完婚,小KK这样写道:“我对你的爱无法用语言来表达,Josh,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灵魂伴侣,我等不及永远和你在一起。”

然而2019年3月,传记作家Vicky Ward出版了一本名为《Kushner, Inc.: Greed. Ambition. Corruption.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Jared Kushner and Ivanka Trump》的书籍,却将这表面的美好撕得粉碎。

根据书中爆料,约书亚·库许纳的父母一开始并不认可小KK,更不允许她参加家庭聚会,直到她改变信仰、改信犹太教才同意和超模准媳妇见面,当时两人都已经交往六年了。

Charles 的房地产帝国主要在新泽西,他在2004年被判逃税、非法竞选捐款和篡改证人等18项罪名成立服刑14个月

Vicky War是《Town & Country》的特约编辑,按照她的说法,早在2017年1月庆祝Trump就职典礼的家庭活动上,父亲Charles就直言不讳对儿子说:“我希望你做正确的事情,你现在交往的人就不对。”

约书亚的哥哥Jared Kushner甚至曾经称小KK是shiksa,一种对非犹太女性的蔑称。就连约书亚的母亲Seryl,一开始也不喜欢Kloss,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信仰。

不仅如此,家族成员对Kloss也很不友好,背地里称她是“那个内衣模特”,整整六年把她排除在家庭聚会之外。

书中还犀利指出,同样是转信仰才结婚的“真公主”Ivanka,就没有遭遇过这种待遇。

“她有个‘Trump’的姓氏,上的是常春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Kloss不过是个在密苏里圣路易斯郊区长大的女孩,她和Josh开始约会时甚至都没上过大学。”

眼见着小KK随后转变了自己的信仰,顺利和Josh结婚,也是直到婚礼前不久,她才被拍到被允许和准老公住在库许那家族的滨海豪宅度周末。书中还描述道,尽管库许纳父母都出席了婚礼,但婚礼仪式的整个筹备工作父母都没有参与。

万幸的是,不论这本书的真实性有多少,眼见着小KK从维密超模一步步成长。

首先,在模特事业如日中天时毅然决定终止和维密的合作,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我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愈发感觉到这份工作和这个形象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出我是谁,也不能向世界各地的年轻女性传达我想要传达的关于美丽的定义,现在想来,我认为那是我成为feminist的关键时刻。”

再来,是 2015年9月,Kloss考入纽约大学加勒廷个性化学习学院,开始了超模编程的时光。

接着推出慈善项目Kode With Klossy、主持《Project Runway》、推出油管频道……小KK最新的商业冒险,是一款名叫Kayda的虚拟卡通兔。

让我佩服还有她的原则。如果说转变信仰是因为爱,但在有些问题上,小KK一直非常刚,比如zz立场:和公婆不同,这两夫妻在2016年和2020年都投票支持了。

“我十几岁、二十岁出头的时候,特别害怕因为口无遮拦或者太挑剔而失去工作,但事实恰恰相反,当我越敢表达自己的态度,我就越能赢得同龄人的尊重。”

面对外界对自己转变信仰质疑,小KK是这么回应的:“为别人改变自己的一部分,常常会被视为软弱。但你知道吗?如果你经历过我经历过的那些事,自己绝对不能软弱,这些事让我变得更坚强,更爱自己,也更有弹性。”

眼见二儿媳妇的事业越来越亮眼,据说公婆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他们的社交圈里现在认为,Kloss是一个比Ivanka更令人钦佩的职场女性榜样。”

前面说到曝光KK孩子性别的Mickey Hess,他的离过婚的妻子、梅根闺蜜Misha Nonoo也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Misha Nonoo的父亲是伊拉克人,母亲是英国人,11岁时举家迁往伦敦。Misha高中时开始当模特,2009年,24岁的她搬到纽约,为一家裁缝公司做男装,一边上班一边创业,在2011年推出了自己的时尚品牌。

有一次在餐厅吃饭时穿着自己品牌衣服的她被女装连锁买手店品牌Intermix的一位高级采购员一眼相中,收到一笔15万美元的订单,事业正式起步。接着入选了《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艺术/时尚人士”榜单, 2015年成为第一个在Instagram上独家制作时装秀的设计师,穿她品牌的一线名人越来越多,包括Bella Hadid、绵羊姐Ellie Goulding、Emma Watson、Cate Blanchett……

2019年,她和梅根、零售品牌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Jigsaw和玛莎百货(Marks and Spencer)合作,为女性慈善团体Smart Works设计系列服装,推出即刻售罄。

所以说,不必过多担心这些进入豪门的独立女性,她们早清楚光有爱很难在这艰险世道生存,于是她们变得更独立、更强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